尕媤媤

莫西桑·LOK'TAR:

 = =去年11月22号,拖了快4个月给跪了

6D+35F2+5018+1740  

作品:物语系列.角色:忍野忍

桜井千夏:

【未来日记】如果是为了阿雪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


由乃:浅斗
性转:雨潇
摄影:桜井千夏 
后勤:修 
后期:阿姆斯特朗
妆面:苏生


最后上几张单张,之后还会单独放出

ホリモリ:

好咯,窗窗窗!!!有时间再补完吧

地界:

真是喜欢横构图,竖构图的越多……

就算再好看也找不到欧尼酱눈_눈 

我还是乖乖和nagisa去约会好了❤

aki摄于2013-12-14浙大西溪校区

一个操场和一根棒棒糖就能玩出四十几张成片出片率我们究竟多没有内涵……

轉逆線:

gold-edition 收到啦😌😌😌😌😌历经艰险

《天真无邪当饭吃》厨师瓶邪+HE

隔壁做菜的:

吴邪看别人打撸啊撸很好玩的样子,忍不住,教唆着小哥一起,于是两个人拐进人机对战中。 盖伦的红报警,吴邪按了B,准备回去。没想到被皮城女警截了下来,吴邪心里一咯噔,除了跑就是慌乱了。 “SHIT!” 吴邪做好了扑街的准备,哪知屏幕左下角一束亮光飞来,重重打在皮城女警身上,吴邪一愣,反应过来,是寒冰,盖伦乘机脱逃。 “呼,小哥,好感动。” “尽量跑远点,躲塔后面或者草丛里。” “哦。” “到下路来,跟着我。”小哥指示道。 有了寒冰在侧,盖伦胆子大了起来,寒冰一直护着盖伦,只站在范围内吃经验,所有的兵都让给盖伦,吴邪开始还不好意思,结果打过瘾就忘记了每次都是寒冰把敌人打得奄奄一息他去捡现成。 “小哥,寒冰跟盖伦简直是绝配!” “嗯。”仅仅是寒冰跟盖伦而已。 吴邪跟小哥在Z大念书,合租。中文系。 “小哥,今晚吃什么?”一局结束,吴邪伸伸懒腰,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下午,确实有点疲倦了。 “随你。外卖还是食堂?”小哥扭头看着蹂躏自己眼睛的吴邪,有点想笑。 “我也不知道。随便吧。食堂好远,外卖好慢。但是不想走路。” “叫外卖,四川干锅还是新疆大盘鸡?”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干锅,你呢?” “嗯,好耶!就干锅吧!”小哥了解吴邪优柔寡断的性子,所以一般都自己先拿出选项,让吴邪选择。不然由着吴邪犹犹豫豫,会一直没有结果。 网上订了外卖,不敢再玩游戏,两人都默默敲着键盘干自己的事。 一篇读书笔记改下来,张起灵一看时间,都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外卖怎么还没来? “吴邪?”小哥询问。 “艹,我都快饿死了,小哥你终于反应过来啦。” “嗯。” “我打个电话吧,饿死了!” “喂,嗯,我们是C区321,一个半小时前叫的外卖,怎么还没来?!饿死啦!对,321,嗯,好吧,好的,OKOK,没关系,行,好。” “他们说在路上了,等等。” “嗯。” 于是在路上的外卖又送了1个小时才来,吴邪等的十分冒火。 “再也不叫这家外卖啦,气死啦,这么慢,饿死小爷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吴邪用筷子戳着米饭,气死了,有没有人管呀。 “给他们差评。”张起灵不动声色的说道。 “啊?可是,这样不好吧。”吴邪心软起来。 “有批评才有进步。” “呃,可是这样多伤人啊,小哥,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张起灵点点头,看着吴邪,总是容易心软,吃亏的可是自己,但是还是依了他吧。 “好。”
张起灵夹起一块鸡肉送到吴邪碗前,没想到吴邪也不抬碗接着,直接心安理得低下头衔了,抬头对小哥报以一笑。吴邪这样亲密的动作把张起灵手心都吓出了汗,还好,吴邪心思单纯,只是当做兄弟情谊。 没错,张起灵爱着吴邪,心里有鬼。吴邪也挺喜欢张起灵的,心里坦然。 吴邪摇头晃脑吃着美食,咕噜咕噜吞着啤酒,左手拿着手机刷着微博,张起灵默默咀嚼,嘬着9°的酒精,认真无害。 “噗哈哈-咳咳咳咳咳咳。”看到有趣的东西,吴邪一笑就呛个正着,脸被憋得通红,连眼泪花都滚了出来。 张起灵连忙扔下筷子,拍着吴邪的背。 “咳咳咳咳,小哥,没事,没事了。”吴邪抬头看着小哥,嘴唇都有点发白。 “以后吃饭都别想玩手机!”张起灵沉下声来语气坚决。 “意外!意外!”吴邪知道张起灵生了气,不好意思陪着笑脸。 “以后绝不能有意外!”张起灵干脆坐下,表示这事儿没得商量。 “嗷,小哥,小哥~”吴邪同志你声音怎么发起嗲了,还有没有节操? 张起灵面无表情扒着饭,吴邪知道没希望了,绝望地继续扒饭。 “好吧,小哥,听你的,可是以后吃饭我们两能不能聊聊天呀?不然好无聊的。”最后一句明显抱怨着。 “好。”沉沉的声音。 “好耶,小哥你竟然同意了。哈哈。”吴邪欢呼雀跃起来,其实面瘫小哥还是挺好说话的嘛。 “你没提过要求我自然不知道。”张起灵其实挺委屈的,吴邪原来只是凭着表面感觉暗戳戳地闭门造车,想当然的以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张同志,明明是你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看吧吴邪吓得都不敢靠近你。活该!(张起灵戾气十足地忘了作者一眼,作者深深地打了个寒颤。抖~) “嗯,好,我知道了,那以后我要多和你沟通交流。”吴邪喜滋滋的。 “嗯。” “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咳,呃,3月5号。”意识到是小哥的声音,吴邪惊颤了,“对,交流,交流”哪学的低级搭讪方式,咳,小哥的第一次嘛,慢慢来。 “还有115天。” “是哦,我都忘了,我都要20岁了,淡淡的忧桑——小哥你算好快——诶,小哥,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怎么会呢,每个人都有生日的,告诉我吧。” “他没有给我讲过,我只知道在秋天。”张起灵眼神飘渺起来。 “唔。”他?不知道?秋天?吴邪看着张起灵暗淡下去的目光,突然有一种冲动,要让张起灵快快乐乐的冲动。 “那小哥的生日在11月5号怎么样?我们都在5号呢!”吴邪期待地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愣愣地看着吴邪,不敢相信般,都是5号吗?
“小哥,不好吗?”吴邪伤心起来。 “好。”张起灵心里暖得快融化了,一时间感动,委屈,欣慰纷乱在胸膛里。 “好耶,我到时候一定要给小哥一个盛大的生日祝福!”吴邪对张起灵绽放着憧憬的笑容。 所以我也要过生日了吗?所以吴邪会给自己过第一个生日吗? 张起灵突然想给对面的大男孩一个拥抱,但是怕吓到对方,终究是极力忍住了。 对面的那个人,对我真好。可是,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沉溺下去了该怎么得了;不,不行,请继续对我好下去,这样,张起灵才会有生活下去的光。 虽然一起生活的日子不长,但是吴邪的温暖举动每每都熨帖了张起灵的寒冷,热哄哄的,酥酥麻麻的,痒到好处。 吴邪盘算着,还有13天,怎么给小哥一个盛大的生日呢? “给你讲个笑话吧,”小哥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北极熊只能活一百岁,北极熊去南极要走50年,北极熊一出生就赶往南极找企鹅,因为北极太无聊了。50年过去,北极熊到了企鹅的家门口,咚咚咚,企鹅企鹅,快开门,出来玩。企鹅这时却说了,我家不好玩,还是去你家玩吧!” 吴邪被张起灵的声音拉回来,听完整个故事后却笑到直不起腰。 “噗哈哈,哈哈哈哈,小哥……小哥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